它们来了,我怎么办?

浏览:1584   发布时间: 09月09日

日前,

在四川甘孜州石渠县正科乡地理孔村境内,

拍摄到了“红斑高山蝮”。

这是继2017年12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

与古人类研究所在三江源地区发现这一蝮蛇新种后,

首次在石渠境内发现。

石渠发现红斑高原蝮。吕玲珑摄

这种蝮蛇体背侧有两列鲜红色的大斑块,

且生活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

是中国毒蛇分布的最高海拔记录。

石渠发现红斑高原蝮。吕玲珑摄

近年来,

石渠县立足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

广泛凝聚“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保护共识,

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环境正在日益改善。

高原蝮蛇已被列入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脊椎动物卷,

评估级别为易危。

有研究表明,

高原蝮蛇基本是见啥吃啥,

只要是自己体型能够捕捉的猎物,

它就会抓住一切机会将其拿下。

另外,高原蝮蛇毒液可以提高它们的猎食成功率。

“如果珍稀动物袭击我,我可以把它送走吗?”

这当然是玩笑,

但也为 保护野生动物和维护人类生命财产安全二者关系

提出了 新思考。

生态环境向好、人们环保意识不断提高,

是可喜的。

但眼下,

野生动物们似乎越来越“任性”,

其活动区域和习性也在悄然变化。

在我国西南、西北、东北等地,

均出现过野生动物误闯人类生产生活领域的事件。

我们是不是该思考一下,

如何在保护环境和野生动物的同时 保障好自己 生命财产安全

野生大熊猫在农户田地里觅食。乐山市新闻网供图

动物“出山”,

来只团团也还好,

毕竟憨态可掬的国宝,

大家都喜闻乐见,

就算它掰点苞谷也认了。

但亚洲象“集体游街”、

东北虎进村觅食,

就让人有些焦虑了。

野生大象这样的庞然大物闯进人类生活领域,

毫无疑问就是潜在的威胁,

更别说肉食为主、凶悍猛无比的东北虎。

大熊猫掰苞谷后被送走。

猴子当年大闹龙泉山新闻截图

针对以上问题,

一方面,

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其实有明文规定:

因保护本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

造成人员伤亡、农作物或者其他财产损失的,

由当地人民政府给予补偿。

另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借助科技、人力等手段,

进一步观察和了解野生动物生活、迁徙规律的变化,

做好监测、预警方面的工作。

此外,还可以通过为野生动物建起食物源基地等方式,

减少它们闯入人类生产生活领域的几率。

比如云南景洪市就做出了一次有益的尝试,

他们通过建设亚洲象食源基地,

吸引野生亚洲象在食物源补给区基地里活动,

减少大象因为寻找食物而进入当地群众的生活生产区域的频率。

对于当地群众,

要通过各种渠道加强相关防范知识的宣传和培训,

必要时可以举行一些演练,

提升大家面对紧急情况时的反应能力

总之,

保护环境和野生动物,

要坚持以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不受侵害为底线。

以最坏的打算为标准做最好的准备,

有些东西必须思考在前,

以备不时之需。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主营产品:储运罐、贮罐,塑料桶/罐,其他塑料制品